當前位置: 首頁 » 企業人物 » 正文

盧欥錕:花木產業要加強供給側改革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6-01-19  
2015年的花卉苗木市場,在徘徊中迎來了歷史性的挑戰。去年花木市場供過于求,致使價格暴跌,一些經營者已經難以支撐。另一方面
      2015年的花卉苗木市場,在徘徊中迎來了歷史性的挑戰。“去年花木市場供過于求,致使價格暴跌,一些經營者已經難以支撐。另一方面,一些新興的業態也正在興起,正在重塑這個產業。”花木謠創始人盧欥錕博士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說。
 
      花木謠作為本土花木企業,在上海、北京、浙江、湖南、重慶、成都、湖北、天津、山東、廣東等省市成立了22家花木生產基地和獨立法人公司,專門從事城市花海建設、城市花木配送、機場與高鐵等公共場所立體鮮花種植及鮮花廣告墻設計與供應等。
 
      盧欥錕上世紀末開始涉足立體種植養殖,先后創辦現代農業、慧科生態、花木謠,涉及種植、養殖、深加工、園林綠化、工程苗木、花木電商領域,長期從事花木育種、營銷、推廣、投資方面業務。盧欥錕認為,中央提出2016年的主要任務之一是去產能,這個問題在花木產業儼然存在。不同的是,由于新技術、新商業模式的出現,產業整合的力度將前所未有。
 
      今年是“十三五”的開局之年,花木作為美麗中國最有活力的產業,正成為創新創業的熱門領域。在生態環境挑戰加劇,霧霾困擾我們生活、影響人們健康的今天,發展花木產業,對于凈化空氣、美化環境、建設美好家園、提高生活質量、豐富文化生活具有重要作用??梢灶A見,像花木謠這樣將花木產業作為主營業務的公司,一定會與時代同步,迎來一個大發展大繁榮時期。
 
      乘“互聯網+”東風
 
      盧欥錕提出,我國的花卉市場正在經歷三個明顯的變化,抓住這些特征,才能真正引導行業擁有更廣闊的空間。
 
      第一個變化是消費格局?;井a品正在由集團消費、節慶消費向大眾消費、日常消費轉變,生活化消費觀念趨勢日趨成熟;消費特點正在由模仿型消費向個性化消費方式轉變;消費范圍正在由一線城市向二三線城市擴展。
 
      第二個變化是投資方向。投資者的著力點正在由傳統花木種植業轉向全產業鏈。產業前端的花木品種技術研發和產業后端的花木深加工、專業化服務以及相關配套產業投入明顯不足的局面正在逐步發生改變。
 
      第三個變化是生產方式。規?;?、標準化、專業化、集約化和智能化正在成為花木產業生產組織的新常態。
 
      從我國花木產業外部環境看,面臨著國家政策機遇?;局{在2014年12月20日-21日率先舉辦了“中國生態文明產業投資發展論壇”。論壇提出,中央提出建設生態文明、建設美麗中國,為花木產業發展拓展了政策空間;國家林業局把花木產業列入林業十大綠色富民產業,農業部惠農政策積極扶持花木產業發展,為花木產業持續發展注入了新的動力。
 
     特別是,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了“互聯網+”行動計劃,積極推動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新一代互聯網技術與各行各業結合發展,花木產業迎來了歷史大變革、大創新時代。
 
      花木謠顧問戴少俊教授說,“互聯網+”既是技術,也是一種思維方式。從技術層面看,“‘互聯網+’花木產業”,可以加鮮切花、干切花、盆栽、花海等多種產品形式和九大業態,加花木產業集聚區、重點花木園區和花木企業,加花木產業精準生產、扁平流通、透明管理、個性服務四大環節,加花農、企業、土地、資本、市場、技術、法律等花木產業的資源要素??梢哉f,“只要有利于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地方,都可以‘+’。”
 
      從思維層次看,它是一次產業鏈條的優化整合,打破過去條塊分割的傳統行業思維。“確切地說這是一個產業的概念,而不是一個行業的概念”?;局{企業顧問吳國憲教授提出,行業主要是從要素角度來劃分,比如建材行業、機械行業,產業則是從消費需求角度出發的鏈條。“互聯網+”并不是簡單的要素相加,它代表的是社會資源的重新配置、優化和集成、分銷。有優化,就會有所取舍。比如原來花木市場中廣泛存在的經紀人角色,就可能發生變化。戴少俊說,花木行業本是傳統產業,一邊是苗農,一邊是工程方,兩者買賣交易大多通過苗木經紀人。一旦花卉苗木產業與互聯網產生了化合效應,供需信息不對稱的問題能夠得到徹底改變的同時,經紀人行業也必然要接受轉型變革。
 
      金融體系創新助力
 
      記者注意到,2000年至2010年左右,中國經濟高速增長吸引了全球各路資本,但是投資農業的比例非常少。2010年以后,現代農業則開始成為投資基金的重點投資領域。
 
      盧欥錕認為,花木產業本質上具有自然再生產與社會再生產結合的特征,自身風險分散、防范能力較弱,需要金融業對風險重新配置!
 
      金融創新介入花木市場的前提是標準化和高利潤回報率。盧欥錕說,在荷蘭郁金香產品可以作為期貨標的,不同的花色品種和供應量對應不同的價格和合約。目前我國花卉苗木產業的標準化工作嚴重滯后。“產品標準化、定價標準化、流程標準化、運作標準化以及倉單、貨單等契約標準化問題,都需要下大力氣解決。關鍵是政府需要引導和創造一個優質的信用機制環境。”
 
      對于具體的金融工具,戴少俊認為,每一種工具都可以對應花木市場的特性進一步創新。“以銀行貸款為例。我國銀行一直以來用抵押品作為放貸前置條件,花木大多為地面物做不了抵押品,因為它的價值會隨著時間的變化而發生損毀,在西方一些國家卻可以作為信用貸款標的。這就需要銀行和金融機構共同努力,需要政府出臺相關花木及農業金融政策,找到一條可持續合作的路徑。”
 
      “花木謠在發展過程中投資構建了22個基地,沒有向銀行貸款一分錢。”花木謠上市籌備負責人胡春泉總經理說。企業不是不想貸款,而是根本沒款可貸。
 
      此外,資產證券化、權益互換等創新金融工具也都可以用來服務花木企業。比如應收賬款或者是政府的BOT項目。盧欥錕說,這些資產可以通過資產證券化進行結構重組,將其預期現金流證券化,轉為可出售的產品。
 
      花木產業中,種子市場是花木謠認為最應引起政府和產業共同重視的一個突出環節。自2000年我國放開蔬菜、花卉種子市場后,孟山都、杜邦-先鋒、拜耳等跨國種業相繼進入我國,憑借自身實力瓜分國內種業市場,其中,百合、郁金香等長期被國外供應商控制。盧欥錕說,國外種子企業最大的優勢在于“育繁推一體化”,以市場為主導,實現商業化運營和發展,實現了研發、生產、銷售無縫對接。
  
      目前,花木謠企業旗下的山東花木謠基因工程有限公司(位于山東泰山經濟開發區)就專門從事花木分子育苗技術研究。盧欥錕呼吁,希望與有關部門或政府共同成立國家層面的花木產業發展基金和研究平臺如分子育苗實驗室,讓中國花木產業鏈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 園林人物搜索 ]  [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 返回頂部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園林人物
點擊排行
 
 
精品亚洲不卡一区二区三区四区